banner
什么时候能走也不知道
2020-08-20 19:4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位于候机大厅一侧的一台热水机一度处于“缺水”状态。机场方面在旁边摆了一台饮水机,但不等里面的水烧开,就被人接走。“吃碗泡面都这么费劲。”一名旅客抱怨。“摆渡车、廊桥和工作人员比较紧张,所以才出现这种状况,还有一个原因是避让其他飞机。”机场工作人员解释。

“这是长水机场运行以来,我们遭遇的最大一次考验。”在5日凌晨召开的新闻通报会上,民航云南监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为应对3日的大雾,机场4日制定了一系列相关补班计划,当天在昆明起降的航班多达940个架次,其中补班257架次。4日上午,长水机场创造了两条跑道在一个小时之内落地96架飞机的纪录。但即便如此,仍满足不了及时疏散旅客的需求,因此,当天出现了更为严重的旅客滞留状况。在通报会,有关负责人认为,在应急处置上,“值得进一步总结”。

彼时,滞留游客不断增多,现场变得越发嘈杂,机场发放盒饭、矿泉水、毛毯的时候,人群蜂拥而上。下午6点,航空公司来人将旅客接到一个招待所安置,不让大家走远,继续等消息。“条件并不好,房间也很冷”。

1月3日上午10点,她抵达长水机场,准备搭乘12点的飞机前往广州。她预订中午的航班,生怕晚点耽误第二天的工作。

3日上午10点起,昆明长水机场出现大雾,造成能见度较低,导致多个航班不能正常起飞。截至21点,机场持续大雾且无好转,机场方面宣布所有航班取消。

原定于4日14点10分乘坐深圳航空飞往广州的顾先生,一直未看到有工作人员到登机口处履行职责,也一直不见有人员出来说明情况。14点左右,有工作人员送来午饭,没人排队,盒饭很快一抢而光,有一车盒饭推入候机厅后,则被愤怒的旅客掀翻了,此后就再未见到盒饭出现。

5日凌晨2点,昆明长水国际机场航站楼灯火通明。陆志明茫然地站在某航空公司柜台前,不知所措。

4日晚开始,乘客和航空公司、机场的冲突愈演愈烈。20点,前往上海的孙先生和其他乘客“占领”了航空公司的值机柜台;21点左右,一名国外旅客因为插队问题和保安冲突;21点40分,旅客在大厅中喊着“立刻回家”的口号游行。截至23点,各种冲突还在不断上演。

“没想到我的‘一生一世’(2013年1月4日谐音)变成了‘冻要冻死’。”小杨回忆在昆明长水机场被困30多个小时的遭遇时说。

4日早9点半,旅客再次被接回机场,小杨发现机场的人比前一天多了一倍,现场吵闹混乱不堪。因起飞时间遥遥无期,候机厅开始出现一些争抢画面:盒饭被抢得饭菜横飞,甚至有人把餐车都踩坏;打开水的地方必须由机场保安来维持秩序;方便面和饮料被疯抢,身价涨了一倍。

5日凌晨1点,陆志明告诉记者,候机楼里像个垃圾场,非常混乱。“大部分旅客都等了很长时间,没有水、没有饭,旅客在里面喊、吵、闹,到处是乱扔的垃圾,情绪都很激动。”4日20点30分时,近百名警察进入执勤,场面依然混乱。

昨天下午,在长水机场出发层,前两天人群拥挤嘈杂的景象已经不见,秩序恢复如常。

她看到一些乘客甚至开始抢飞机,一看到有登机口开放,一些男子就蜂拥而上,喊着“管它飞哪儿,反正我要坐飞机,我没法飞,别人也别飞”。

截至5日凌晨2点,陆志明和众多旅客依然在等待。他说,“什么时候能走也不知道,只能等待航空公司安排。”

4日11点10分,在国航柜台前,三名男子发生口角后大打出手,其中一名男子解下腰带来边骂边打。机场两名工作人员制止了冲突的进一步发展。来自杭州的胡先生在冲突中被打伤,右眼淤血,眼里还有血丝。他告诉记者:“我们都在排队急着办改签,他们往前挤,我们不让,他们就动手了。”

上飞机后,旅客们都平和下来,愁眉舒展,一些人还和空乘们相互问候,高喊:“想死你们了!”

机场方面称共取消440个架次航班,约7500名旅客滞留。但滞留旅客人数遭到众多网友质疑,网友“为所欲为”就表示:“按照440架次航班被取消来估算,即使每架航班只有50名乘客乘坐,滞留旅客至少也有2万余人。”

陆志明2日从西安来昆明开会,打算3日回西安。在3日的大雾中,他的航班被取消。

人群中蔓延的焦躁情绪,令一次次小摩擦演变成了争吵甚至是肢体冲突。“小的纠纷我们都劝旅客自己解决了,达不到案件标准。而且,今天实在是太忙了。”长水机场派出所警员表示,截至昨日15点左右,这个派出所已有36起报案记录在册,小纠纷无法统计,比平时多了许多。

下午6点多,广播通知可以登机。小杨听到消息激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一名中年男人跳起来高喊:“可以返广州喽。”

昆明市20点许组织120辆公交车奔赴机场接乘客回市区,直至4日1点30分许疏散完毕。

4日早上,3日和4日的旅客叠加,让候机大厅的地面一片嘈杂,但人们头顶上那宽敞的空间却极为安静,没有广播为旅客播放相关航班信息。信息牌也处于半瘫痪状态,已起飞的飞机在信息牌上还在“催促登机”。很多旅客对此表示茫然和气愤,但面对旅客的质疑,机场工作人员也无法说清原因。

4日8点12分,在航站大厅国内到达出口a大门处,来自安徽宣城的张女士与工作人员发生了争吵。张女士说,她改签的航班8点40分起飞,但她仍没找回3日托运的行李,工作人员最终告诉她“行李丢了”。

她坐着等待,直到过了登机时间才听到工作人员说:机场大雾,能见度不到200米,飞机无法降落,迫降其他城市。

4日,陆志明再次来到机场,希望能尽早赶回西安开一个重要会议。他在等待了13个小时、往返安检三次后,依然无法成行。

民警赶来后,胡先生没能找到两名打人者。胡先生称,在医务室,医生告诉他眼底有出血,可以做验伤并报警,但他不打算继续追究,“等不及了”。

张女士的同伴说,3日航班延误,他们等到晚上10点,疏散时工作人员称可以明早来取,张女士便没取行李。4日早6点,他们在机场找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找到。最终,张女士登机前填写了“行李遗失单”,赔偿价格最高每公斤100元。“箱子里的东西最少价值4000元,而且都是买来送给朋友的礼品。这损失是钱能算清的么?”张女士不满地说。

3日10点起,启用仅半年的昆明长水机场出现大雾天气,导致当天440个架次航班取消,官方称近万名乘客滞留。第二天天晴后,由于机场候机厅无广播,电子屏不更新,机场一度陷入混乱。5日18点06分,此次滞留旅客全部飞离昆明。

5日18点06分,随着最后一个补班航班(南航cz345x)搭载最后一批滞留旅客飞往深圳,因3日大雾原因滞留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的旅客全部运送完毕,昆明长水机场全面恢复正常运营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iddz.com.cn浙江省上虞市阉雀渡假村有限公司 - www.hiddz.com.cn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