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赵庆明:从货币政策看
2020-11-17 09:5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赵庆明:在国际上而言,pmi是较好的领先指标。但观察过去我国pmi和宏观经济走势,pmi对宏观经济的领先性不是很显著,而是一致性、同步性较明显。因此,尽管现在pmi有所回落,但从投资、消费等指标来看,下半年经济走势会更好一些。除了企业补库存增加外,对政策把握后的投资行为和消费行为也会增加。

我认为,今年消费对gdp的拉动作用可能超过投资,下半年的消费会有所起色。一方面国家推出节能消费政策促进消费增加,另一方面,民生领域中教育、医疗、卫生、社会保障,退休金等各方面的投入也在增加,促使居民更愿意花钱。新生代消费群体低储蓄、提前消费的消费倾向也促使消费增长。因此,从支出法角度看,下半年消费对gdp的拉动作用应该是第一位的。

牛犁:毫无疑问,政府主管部门将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。当前面对的矛盾是,实体经济偏冷、金融偏热。基于这样的矛盾,需要激活存量、用好增量。

赵庆明:投资对gdp拉动效应在下降。过去十多年,投资乘数在1.2到1.3,但近两年下降到1以下,这说明投资对经济的拉动是下降的。尽管今年投资率会比较高,但投资乘数下降导致gdp不会有较高增速。

主持人:对下半年经济增长具有较好的预期,是否意味着经济底部将出现?

牛犁:下半年投资仍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,从大方向上看,未来投资发挥的就是对于拉动经济增长的关键作用,消费发挥基础性作用,出口需要保持一定增速,发挥其对经济的间接拉动作用。

应当说,现在经济增长是在潜在增长水平上的逐步放缓。如果从中长期来看,当前7%-8%的增速可能是未来经济增长的较高水平。因此,我认为,结合中国经济短期和中长期来看,经济增长不应有底部之说。

专家表示,从短期和中长期来看,经济底部之说应抛弃,下半年将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。而对于下半年投资和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,牛犁表示,下半年投资仍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。赵庆明则认为,消费将担纲下半年经济增长。

但有三大现象值得关注,一是借旧还新,二是大量资金进入金融领域而没有投入实体经济,三是金融机构之间相互持有投资理财产品,导致资金空转。对于这些现象,政府应想方设法把借新还旧问题逐步理顺,把存量资金搞活发挥作用,把新资金用在刀刃上,避免上述现象蔓延。 记者 倪铭娅

赵庆明:二季度经济增速可能是今年低点。目前来看,一季度经济增速为7.7%,二季度经济增速可能是7.6%或7.5%,三季度不论是同比还是环比都将高于二季度,四季度同比可能略高于二季度。原因在于,除了上述内部因素外,从外部因素看,未来经济增长预期较好,尤其是美国经济增速或超过预期,对我国进出口和国际资本流动将带来利好。

主持人:从下半年经济增长形势看,“三驾马车”中的投资、消费、出口,哪一项对经济增长拉动作用较强?

需要指出的是,今年前5个月m2增长15.8%,这个速度是比较快的,主要原因在于外汇占款过多。前五个月外汇占款达到1.3万亿元,去年全年央行外汇占款是4200亿元,今年增幅很显著,直接推高m2。另外,社会融资规模与实体经济增长不一致,主要原因是存在重复计算问题。如果剔除重复计算的话,社会融资规模并没有这么高。

赵庆明:从货币政策看,下半年货币政策将维持不松不紧的状态,和去年下半年相比甚至是略有放松,但降息和降准的可能性都非常小。央行可能采用公开市场操作方式进行微调,这种微调和上半年相比,可能还是维持不松不紧的状态。

上半年银行间市场利率走高,但根据一些调研发现,这跟利率市场化加快有一定关系,并不是流动性收紧造成的。全年贷款规模预计在8.5万亿—9万亿元之间。考虑到实体经济增速放缓,该规模应该说是不松不紧。

牛犁:今年一季度gdp环比增速可能是年度低点。测算数据显示,一季度gdp环比增速是1.7%左右,二季度是1.8%,三季度可能达到2%,四季度略有回落。从gdp同比增速看,二季度经济同比增速与去年同期相当,略低今年一季度的7.7%;三季度增速将高于去年三季度的7.4%,但与今年二季度相比尚难判断。

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和汇丰银行日前公布的6月pmi数据均出现回落,不少研究机构纷纷下调中国经济全年预期,经济短期减速已成共识。针对今年经济增速底部和下半年调控政策走向的话题,我们特邀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、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兼职教授赵庆明,对相关问题进行分析解读。

牛犁:6月pmi指数回落,主要反映了制造业领域面临一些困境。从下半年经济形势看,经济仍处于相对中速、稳定增长的态势。其主要原因在于:一是目前稳增长政策仍在发挥积极作用,另外,今年是换届后的第一年,根据以往经验,换届效应会促使投资增长较快。二是从库存情况来看,下半年库存有望适度回补,这对通过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是非常关键的因素,有助于下半年经济保持稳定。

需要指出的是,过去我们投资率偏高、消费率偏低,投资消费结构失衡,需要进行调整,但现在到了需要调整但还没有调整过来的节点上。即使调整过来后,也应当明确,消费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只是基础性的,投资的作用才是关键性的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iddz.com.cn美国大西洋城、境外赌场打人视频、mg平台、世界十大赌场、十大可靠网赌平台版权所有